【苏英】《北麓》也许你可看见最后的珠翠。作家苏x学生英

[一]
斯科特现在像是易燃物品,一点就着。

编辑不断的催稿已经让他烦透了,而亚瑟的彻夜未归更是火上浇油。

他那柯克兰家族标志性的粗眉毛皱成一张他扭成球后丢弃的破烂稿子,最大程度地蹙着。下垂的嘴角泻出不屑的轻哼,强烈的轻蔑中却又掩盖不住其中的焦急与失落。 那双漂亮的双眼和往常的尖锐不同,目光失去了聚焦点,涣散着看向窗外,像是年轻的颓废者,永远都是散发出糜烂无神的目光。
今天是周一。平常亚瑟现在都背着他那纯黑的、无趣的书包,一声不吭地摔门而出,在公寓前繁华地段的学生人群当中消失。可今天不同,这蠢货到现在连个短信都不回了, 打的电话没一个不是因为他关机才没打通的,真是胆大包天。且,这种以...

2016-04-24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玖 [中篇/甜向/肉渣]

小花花打不出来了好伤心(´;ω;`)

乐乎有毒,吞稿子。

——————————————————

❀❀❀

        黛娜是一只拖着银尾巴的精灵,而且是一只热衷于听八卦但却蠢萌常说漏嘴的精灵,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下面给大家举个例子。


        昨晚...

2016-03-10

【红色组 露中 中露】非国拟 短篇一发完结《触不可及的近在咫尺》

∵一直寄住在台.湾表妹家的王耀从小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雪。与其说没遇到过,不如说是根本没见过雪。

漫天的飞霜,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喧嚣猛的扑在脆弱的玻璃上。窗棂剧烈的抖动着,像是濒临死亡的幼儿。

濒临死亡吗。
愚蠢,死亡是无声无息的艺术,是难以琢磨的悲剧。

年轻有为,以优秀的成绩考入xx医科大学,将年轻时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医学研究中,三十三岁研究得出结论,随后受邀应聘全国屈指可数的xx医院的肿瘤科医生。
王耀的人生像这场雪,在气候温暖的南方是稀宝,而在北方,这简直是冬天最寻常的东西。他年轻时的人生目标已经悉数完成,现在的生活简直是无目标,无追求,平淡无奇。在他家人看来,这却是他人生辉煌的开端。
他的辉煌已经过去了...

2016-02-02

【仏英】《荒唐》②

最后的灼热在西边的天空燃尽。落日的余晖从他的发丝间渗出,他未干涸的眼泪是霞光的天地,折射出辉煌的金光是人间最耀眼的焰火。

他抱着那俱尸骨失声痛哭,划过天际的鸿鸣是唯一的送魂曲。


这是他最后一次在人群面前狼狈地哭泣。


他的囚禁是孤寂而漫长的旅程,

他的美好稚幼的脸上再无展现。


他的心死在了弗朗西斯的余温上。

他清楚地知道这颗心是弗朗西斯给的,现在他毫不犹豫地陪葬给弗朗西斯也是理所应当。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他留给他唯一的定情信物是十年的泪,“你给我记住,我只等你十年,我只会信守承诺地等你十年。”


“日日夜夜,风雨无阻。”


他在翻天...

2016-01-21

【仏英】《荒唐》①

配合《南山南》食用更佳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世俗的目光像刀锋,一点一点在他的骨架上刻上了无数低俗下流的骂语,他的人生就此冠上了“背德”“罪恶”的字眼,他摆脱不了,也为此付出了失去爱的权利与恋人的代价。


熊熊烈火烧尽了他的甜言蜜语与不可及的承诺,谴责的目光让他将一切怒吼与斥责碾碎后悉数吞下。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他冲出摩肩接踵的攘攘人群,不顾他父亲下命看守他的人的呼喊,狂奔着那个十字架,那堆燃烧的烈焰上困住的他最爱的人,“你个骗子!你说过你会和我一起逃到天堂的!”他无视那些人惊异唾弃的眼光,冲到邢台边,执行官一个眼神,...

2015-12-13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捌 [中篇/甜向/肉渣]

❀❀❀

        “好啦,都回去,都回去。”诺威真觉得他成了新娘, 被小精灵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他们孜孜不倦地讨论着诺威的“嫁妆”与他的“未婚夫”,并且越说越离谱夸张,似乎全世界只有他们在恋爱似的。

        如果这些精灵能被人看见,那么这里应该能登上明日报纸的头版头条——“诺威先生家的阳台被不明生物围堵得水泄不通 真相成谜”...


2015-12-09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柒 [中篇/甜向/肉渣]

❀❀❀

        “等等,老大,”诺威叫住了转身离去的丁马克,丁马克转过身来,诺威二话不说,猛一个吻落在了丁马克的脖子上,狠狠地吸了一下,“不想让他们知道吗?”诺威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语,紧接着他的脸上展露出阴险二字,他捂着嘴偷笑着,双眸含着笑意,看向丁马克,似乎在等着看他的好戏。

        丁马克摸了摸那个吻痕,上面还余留着诺威的气息。丁马克傻兮兮地笑了笑,便一溜烟地到下楼去了。但这一笑倒搞得诺威一头雾水,让整个北欧知...

2015-12-07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陆 [中篇/甜向/肉渣]

❀❀❀

        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个完美的计划被诺威提前知道了,不过呢,可以看得出来,诺威害死挺开心的。

        丁马克思忖着,开始摆好蜡烛、蛋糕等等。这时候怎么能少得了丹/麦啤酒呢?丁马克屁颠屁颠把准备好的啤酒拿了出来。诺威不可思议的看着丁马克从他卧室里拿来了一打酒,挨个儿放冰箱。我的天,那是他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诺...

2015-12-06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伍 [中篇/甜向/肉渣]

❀❀❀


        已是黄昏。

        斜阳的暖黄光辉给挪/威披上一层色彩。天空成了颜色狂舞的地域,绘成一种种少女般的暖色与大海般的深色。不论是深邃的森林,还是浅宽的巷子,不论是如同天空的眸子,还是仿佛大海的眼瞳,都是余辉的画布。

        当然还包括那个舌吻。


❀❀❀...


2015-12-06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肆 [中篇/甜向/肉渣]

❀❀❀

        丁马克不出诺威所预料的,并没有去客房或者怎样。他忍着一身的疼来到诺威房间后,倒头就睡。

        诺威的房间并不大,大约仅有30㎡。那张双人床占据了这个房间大部分的面积,再加上个衣柜,并不算很宽阔。整个房间装修得很简约,白色的落地窗帘透出暗淡的月光,而在这旁边有个小木桌,雕工柔婉玲珑,看起来有些年头。木桌上摆着玻璃花瓶,里头并没有什么花。...


2015-12-06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叁 [中篇/甜向/肉渣]

❀❀❀

        氤氲的水气模糊了宽大的镜子,窗外传来风轻轻划过森林的声音,沙沙作响,听着让人舒心。月亮已初升,悬在澄净的夜空中,编织着它的银纱衣,覆盖在挪/威的街角。

        挪/威总是祥和而安宁,在繁闹过后呈现出他与世隔绝的一面——静谧、素净。这样的夜总有一种让人自愿的窒息感,这片土地,永远是那么美好。不论是战争还是天灾,都无法阻止她的美。...


2015-11-28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贰 [中篇/甜向/肉渣]

使用说明:上篇结局比较仓促doge 这篇写的思绪比较乱doge

❀❀❀

       丁马克心里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对诺威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从未告诉过别人,包括诺威。

       这种感觉很微妙,当诺威无意中靠近时,他会不自觉地盯着他,那双像是刚入夜时东边墨蓝色天空的眸子,深深地将他捆绑,他的心也随之翻云覆浪,汹涌澎湃;当诺威叫他“老大”时(虽然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丁马克有股很强的愿望——他要保护身段比起他较为瘦小的诺威,将他拦在怀...

2015-11-22

【APH/丁诺】❀宿醉与浅梦❀ 壹 [中篇/甜向/肉渣]

❀❀❀

   “丁马克,我明白你签订《基尔条约》的苦衷。”


❀❀❀

   “诺子,来抱抱~”尽管丁马克的酒量很好,但也并非千杯不醉,特别是在他很开心的时候,几乎没喝几口就已经显露出如同孩提般的本性,“今天诺子生日我炒鸡开心啊www!我们是挚友啊,嗯嗯~”丁马克凑上去,用头在诺威肩头拱了拱。

       诺威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不过他一记手刀,毫不留情地打在了丁马克的下巴上。“抱歉手滑了。”被打飞的丁马克还是丝毫没察觉诺威的意思,再次凑了上来。诺威推...

2015-11-19

© 妃堰の妹汁 | Powered by LOFTER